暗戀•紫丁香
文‧圖 / 陶世惠
 

舞台上挺拔俊逸的男主角,散發著淺淺的憂鬱,他是江濱柳,一個沒有家的東北少年郎,將自己對生命的期望寄託在一個女人身上。雲之凡,夢一般的名字,就如同她清秀的臉龐,襯著身上素淨的白旗袍,好比深谷中那朵最純潔的山茶花。這是他心目中的她,如此地高雅、無懈可擊,沒有人能夠取代。

夜深了,情人們眷戀著彼此的濃情蜜意,為即將到來的別離依依不捨。臨走前,他向她保證,在分離的每一天都會收到一封寫給她的信,她則為他套上了親手編織的圍巾。雖然,他相信兩人出生相隔萬里,竟然能夠在上海相識繼而相戀,彼此的緣份只能說是命中注定,但戰亂的局勢,為命運埋下許多不確定性,讓每個短暫的分開,都可能是永久的別離。所以他希望這份愛的信物能夠緊緊地繫住對方,讓她永遠找得到靠向自己的方向〜


晚餐後,我和媽媽到旅館附近的街道打發等待爸爸從劇場歸來的時間。在路上,我想起了下午才看過的《暗戀•桃花源》,這部表演工作坊最膾炙人口的成名作,它不僅在台灣叫座,還紅到對岸巡演;而爸爸這次到上海,就是為了參加此劇的演出,我跟媽媽則越洋來探班。對於劇中的許多角色,江濱柳最讓我印象深刻。

那一夜,當江濱柳送走了雲之凡,他單純地以為這只是尋常的小別,卻不知與心愛的她要再見面,已是風燭殘年。因此,當他又現身於舞台時,已頭髮斑白,因身體殘弱住進了醫院。他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已走向盡頭,心裡卻還有缺憾,有一個重要的人他想見。這是他朝思暮想,在生命中缺席已久,卻永遠活在心裡的雲之凡。為了這今生很可能的最後一面,他一反低調的個性,在報紙登起尋人啟事。

而她就這麼地來了,沒有在看到訊息的當下,而是又隔了數天。蹉跎的時間反應她內心的猶豫與掙扎。因為來台灣的第二年,她便已聽從家人的勸告,接受生命中的下一個男人,這個給了她幸福的現任丈夫。她沒有如舊情人的期望等待,並不表示她不愛他,只是自己沒有選擇活在過去。而這個事實一針戳破了江濱柳獨自守護的美夢。

 

 

 

1 2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