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寶飯
文‧圖 / 陶傳正
 

這一生什麼東西沒吃過?鮑魚?燕窩?魚翅?都吃過不少,但是都沒覺得有那麼好吃。鮑魚有股腥味,燕窩更是無聊,燕子的口水有什麼好吃?魚翅還可以,但是與粉絲相去不遠,不如吃粉絲就行了。米其林三星的沒吃過,兩星的也沒吃過。一星的吃過一家,就是鼎泰豐。

但是這一生中,有一天我吃了一盤最好吃的三寶飯。

那是民國七十四年八月的一個禮拜天中午,當時我們公司財務問題終於爆發了,經過一個月的痛苦日子以後,大部分的債權人覺得我們沒跑掉,也開始比較放心。我每天在公司裡處理債權人的問題,還有公司內部不定時發生的各種狀況;雖然我一生樂觀,覺得沒有什麼問題是解決不了的,但是處理千瘡百孔的公司已十幾年了,最後還是落到退票的下場,此時雖然還沒到心力交瘁的地步,但是已快要承受不了了。

退票前,我怕會殃及家人,所以把老媽、老婆、孩子都先送到美國避一避,畢竟他們跟公司的經營一點關係都沒有。老媽根本不知道公司狀況,但是老婆則知道這一分手,就不知道何時會再見了。因為我告訴她,要是債權人不同意我們分期償還債務的話,我和父親可能都會有牢獄之災,到時候,她就要回來給我們送牢飯了;但是在我此刻處理問題時,我不希望她們在我旁邊。第一,她們幫不上忙,而且可能還會窮緊張,弄得我手忙腳亂,還要花功夫安撫她們。第二,那時兵荒馬亂,誰也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,到時候,哪個債權人一不理智,會不會做出什麼傷害她們的事,我也沒把握。所以不如她們先離開,讓我和父親兩個人來專心處理問題比較單純。父親是公司負責人,我則是他的獨子,我不負責,誰負責?所以最後是我跟父親在台處理債務。

六月底,公司問題終於浮上檯面,父親和我面對問題,向大家解釋原因及如何解決債務的方法。大半的債權人也相當的理性,給我們時間去解決問題;但是還是有很多人天天到公司,目的是看看我們還在不在,另外當然是希望我們能早一點償還債務。當時禮拜天休息,債權人就沒人來了,所以禮拜天是我們可以喘一口氣的時候。

父親一開始退票時,整個人幾乎都快癱了。這一輩子,第一次他居然會聽我的話了。我叫他去經濟部,他就去經濟部,我叫他去銀行,他就去銀行。等到事情開始穩下來時,他的一些舊友及老同事也開始邀他一起出去吃飯、聊聊天什麼的,他也像個孩子一樣高高興興地出去了。幾乎每次我都跟他講,還是要低調一點,終究我們的問題才開始,他對著我就是一句「你少管我!」

1 2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