變調奏鳴曲
文‧圖 / 陶世恩
 

太陽高照,光線還是沿著窗簾縫隙溜進了房間;我倆躺在床上雖累也無睡意,老婆帶著懷疑的眼神掃射朦朧的房間。她對「整潔」比較要求,看著她在房間內還全身包得緊緊的,就知道她準備以備戰狀態渡過這幾天。沉靜了一會兒,她終於開口了:「你讓你們公司的同仁住這裡真的很小器耶!」「嗄?會嗎?我住得還挺習慣的……」我是真的沒怎麼挑剔,反正是出來工作又不是來度假的;但聽老婆一提心虛地瞄了房內,在更多羞愧感滋生前閉上了眼睛。「趕快睡覺!」我唸了枕邊人,背對著她自我反省。

「你覺得這裡有尿騷味嗎?」老婆第二輪的攻擊。我心裡一沉,先不講話、沒翻身地假裝鎮定,卻展開了鼻翼緩緩地吸入這房間的氣味。老婆習慣睡近廁所的那一邊床,但與「馬桶」卻有又愛又恨的關係。房間不大,身體一躺,頭就面對茅房入口;才一公尺半的距離,說是聞不到任何味道,好像有點說不過去咧。我坐起來,頭跨過老婆的肩膀,像黃金獵犬般「咻咻咻」地嗅嗅嗅,想要以輕鬆的態度安撫老婆無謂的憂慮。老實說這次的房間恰巧是比較大的角落房間,不僅有好視野,也比較安靜,我個人覺得已經抽到上上籤;就算真的有那麼一絲絲的尿騷味,我也願意睜一隻鼻孔閉一隻鼻孔地住下去。

「吼!不睡了!」老婆放棄,爬起來去洗澡,才沒幾分鐘就聽到她慘叫。我望向廁所門口,洗澡水自有主張地爬到門口,觸碰到了銜接的地毯,再隨著纖維滲透到門口的走道。「嘖!妳到底會不會洗澡啊!?」我直覺性的問。「我當然會啊!」「那怎麼還會洗成這樣!?」「我怎麼知道!?這什麼爛浴室!」夫妻倆隔著不知道是原先就霧面、還是充滿水漬的玻璃門互相鬥嘴,任由洗澡水蔓延到半個走廊。

 

 

 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