變調奏鳴曲
文‧圖 / 陶世恩
 

我當然氣不過,到了櫃檯要告狀。我們多年的經驗,德國人對外來的訪客都很友善,總可以在這裡得到一些慰藉吧。「我剛剛在樓上有了一個很不愉快的經驗。」櫃檯小姐體貼地皺起眉頭聽我敘說,當她聽完的時候,她靜靜地點點頭:「嗯……我非常地抱歉,但這怎麼說呢?……」小姐欲言又止,好像在腦中正反覆措辭,想要用最不傷人的方式回覆我。「痾……有些人……」,她五指撐開上下微擺叫我安撫不要太激動,「有些人確實是比較……不會洗澡,我有看過……他們……」她手中隱形的淋浴噴頭頓時有了生命,活像泥巴中被逮住尾巴的泥鰍,拼了命地掙脫。多年櫃檯的生活肯定很無聊我想,她人放開後又加入了史提夫汪達招牌的搖頭晃腦動作。我站在那無言地看著……

說也奇怪,欣賞完她的即興演出我不氣了,但取代怒火的是一絲令人惆悵的領悟。「啊!原來是這樣的……」我在心中對自己說。原來,別人是這樣看我們的。即便一個人的想法再如何國際化,也始終改變不了自己的外表。如果身在台灣的我們會注意到與自己不同的人,世界另一端的居民也可能對外地人有不一樣的眼光。但又有多少人願意投資時間去了解每個人的優、異,無知則成為恐懼的來源。為了方便我們去標記未知的:你是非洲人,他是西歐人,一直分化到小,我是台灣人,我太太她是南部人、高雄人、小港人……,但地域只是小部分。

事後,我思考了為什麼我這麼的生氣。不想被誤認為是「中國人」的成分不是沒有的;但是我的確是「華人」,那血統是我值得驕傲的。服務生對中國人的印象與聯想讓我忿忿不平,他們沒有把我視為個體,一竿子打翻了華人也成為了導火線。但省思後,我不想被誤認是否也是標籤的一種?針對他們「Chinese」的認知,我憤怒的反應也顯得虛偽。一個不經意的插曲反而凸顯出人與人之間認知的差異,而尊重每個人為個體才是我們該追求的。

離開了Sonata,我確定了幾個想法:第一,我不會再讓我、老婆跟同事再入住Sonata旅館。第二,我常犯將人與以往經驗做連結的過錯,不負責地過早為每個人做判決;我應該隨時自我提醒,尊重人與人的獨特性,我的世界大小取決於我能所囊括的差異。第三,我會更努力地成為我家鄉的大使。倘若你不了解我,我則以行為讓你知道。我深信世界的公民最終會融在一起,人與人的差異不是區隔我們的界線,而是值得歡慶、讓人生多元的要素。直到那天前,如果我再次被說「你們中國人」,我會禮貌性地提醒他:「I am not Chinese, I am unique, I AM ME!」

 


 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