跨年於北島之南
文‧圖 / 陶傳正
 

這場戰役持續了數個月,被困在沙灘上的軍隊不但遭受到敵人攻擊,還受到疾病的肆虐。最後連土耳其的指揮官都不忍再繼續打下去,而呼籲停止戰爭。反而是盟軍統帥不為所動,堅決不讓紐澳聯軍撤退,使得戰爭持續了八個月。

在網上看完這段悲慘的戰爭經過,心中真的是沉痛。本來紐西蘭和澳洲與這場戰爭八竿子也打不到,居然遭到無妄之災。

想想自己在台灣活到這麼大歲數了,都沒有遭受到戰爭之害,真是幸運。雖然與大陸的關係是一個不知道如何解決的問題,但是中國人長期受到戰爭的傷害,應該從中學到戰爭是不能解決問題的。尤其是台灣與大陸同文、同種,兩岸都應該有共識,不管任何狀況,都不應該靠戰爭解決問題。

陶爸在《陶冶》上從來不願意談政治及宗教的,但是不能不說,我們要珍惜在台灣這六十多年的安定生活。

陶媽終於起床啦!眼睛還沒全開,就說:「我們去聚港軒吃年夜飯吧!」陶爸當然是舉雙手贊成。出門不到百步就到了餐廳,今天來已成了常客啦!小姐格外親切,客人也不多,我還以為會客滿呢!小姐說這裡過年好像沒那麼熱鬧。這樣子也好,我們當然還是點了例湯,還有魚丸大砂鍋,今晚過年就再點多一點!又來了個蒜蓉蒸大蜆,因為陶媽喜歡吃海鮮,尤其是喜歡帶殼的。

陶爸則又點了個辣拌牛肚(後來有點後悔,因為根本吃不完)。今晚是我們在紐西蘭北島最南端的最後一晚,也是2015的最後一晚,怎麼樣子過,都是快樂的!

雖說如此,出了餐廳還真的是有點脹。二老決定到海邊碼頭上去逛逛,看看紐西蘭人都是怎麼跨年的,主要目的還是消化一下食物。

雖說是南半球是夏天,但天氣並不熱。海邊還有人在跳水玩。碼頭旁的草地上坐了些人,好像是有什麼精彩節目可看的樣子,到旁邊看公告欄上寫著,八點半,對岸碼頭有音樂表演。大家都是隔著碼頭在等節目的。

二老逛了一下,想想還要等一陣子。當下就決定回旅館去過一個平安的跨年夜了!

到了這把歲數,凡事順其自然,隨遇而安,每天平平安安的過就是美麗人生了!

明天是2016的第一天,我們要往回開。中間會在陶伯湖再過一夜。再回到我們此次旅行的開始點——奧克蘭。

 

 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