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這一身裝備
文‧圖 / 陶傳正
 

帽 子

其實年輕時我不太戴帽子,可能是念初中戴船型帽,念高中戴大盤帽,戴膩了的關係。但是開始比較密集旅行時,發現戴個帽子有很多用處。第一,可以防曬;第二,下雨了,還可以擋擋雨;最重要的是,頭上有個帽子,多多少少可以有保護的作用。我曾買過多種帽子,包括牛仔帽,可惜最後發現還是鴨舌帽比較實用。第一,它不怕壓,所以不戴時,收藏比較方便,而且一拿出來,往腦袋上一扣就行了,也不用整理;前緣是硬的,萬一不小心撞到什麼還可以緩衝一下,當然不包括汽車。唯一不便的是要照相時,會擋到相機。這也不麻煩,把鴨舌轉到後面就行了。初初反戴帽子,還有點不好意思,怕人家覺得我這麼老了,還學年輕人假時髦。有一次我戴著帽子要出門,三歲的孫女追出來跟我講:「爺爺帽子戴錯了,要這樣戴。」叫我蹲下,用她的小手把我的帽緣轉到後面,得意地跟我講:「這樣才對!」我也就聽她的啦!時代真的變了,爺爺要怎麼戴帽子,都要聽孫女的!

圖中我戴的帽子是在田納西州的Nashville的Grand Ole Opry買的。當時我買了好幾頂,本來是預備回來送人的,後來想想可能也沒有幾個人曉得Grand Ole Opry,送了也白送,就都自己留著用了!

其實說起Grand Ole Opry,就要從美國的鄉村音樂說起啦!陶爸從年輕時,就喜歡西洋歌曲,尤其是鄉村音樂;直到大學畢業以後,才沒再多花時間聽音樂。三十多年前,一次到紐約商旅,打了個電話給在田納西州工作的老同事Otto,他電話裡興奮地跟我說,他發現了一個地方,我去了一定會愛得要死。我問他在哪裡?他說就是他那兒。我心裡還想,可能他是想要我去看看他,所以想出來的理由,不過我還真的改了行程,飛到了田納西州的Nashville。

我的朋友Otto沒騙我,我在那兒過了一星期快樂的假期。其實Nashville是美國的鄉村音樂之都,對於我來說,簡直就像是一個回教徒到了麥加一樣,幾乎到處都可以聽到鄉村音樂,尤其是Grand Ole Opry這個在美國已有一百多年演出的場地。一開始的時候,每週五、週六對全美廣播演出實況,後來則是改成有線電視轉播,一百多年以來,從未中斷過。所有鄉村歌手都是由這裡發跡的,到了這裡怎麼能不買點紀念品呢?所以買了這些帽子,一戴就是好多年。後來一頂、一頂的就開始找不到了!變成消耗品了!相片中我戴的米色帽子也已找不到了!

我現在大半時間戴的都是下面紅色的一頂。這一頂是我有次在美國旅行時,在一個購物中心訂製的。原因很多,最重要的是,我的腦袋在美國人中都算比較大的。美國人圖方便,所以鴨舌帽大半後面都是用兩片塑膠扣片控制大小,頭小的就扣緊一點,頭大的就放鬆一點,但是後面總是要留個半圓形的空洞。女孩子梳馬尾時,可以把馬尾從洞中穿出,挺特別的。但是男士就會露塊頭皮在外面,有點怪怪的。我在一個攤子上看到,他們有現成的帽子,而且尺寸較大,還可以幫你繡字;雖然一頂要三十美金,陶爸還是狠下心買了!而且挑了頂大紅色的。老婆說我越老越愛花俏的顏色,其實她有所不知,我現在衣服、帽子都喜歡豔色的,主要的原因是走在馬路上,其他交通工具老遠都會注意到我,這樣子比較安全。另外,就是年紀大了,二老一起上街一個不小心,老伴找不到我了,要是報警,警察一定會問她,老公長得什麼樣子。她就可以跟警察講:「老公戴著頂紅帽子,而且有點失智的樣子。」這樣子的陳述,找起來一定比較方便。

我並沒請他們幫我像別人一樣,繡上自己的名字。我繡上了「On the road again」幾個字。

為什麼要「又上路了」呢?是有原因的,當時陶爸正在台北之音主持一個音樂節目,就叫「On the road again」,而且我很喜歡這首歌;再來我又喜歡旅行,所以繡上這個字,大概不會有人有同樣的想法。果然,這麼多年了,沒碰到另外有人戴同樣的帽子!上次找不到了,把我急得到處翻。結果是去拍戲時,收工急著回家,居然把帽子忘在拍戲的地方,後來她們特別幫我送了回來。失而復得的快樂是沒法形容的,拿筆立刻在帽子內側留下陶爸的電話及名字,希望下次丟了,拾到的人會打電話給我,當然最好是不要再丟掉啦!


 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