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光 五十年的一場演唱會
文‧圖 / 陶傳正
 

後來工作以後,想當歌星的念頭就漸漸淡啦!但是還是會聽西洋流行歌曲的廣播節目。雖然民歌漸漸開始流行,但是我還是只聽西洋歌曲。電台的主持人中,也有一個只播西洋歌曲的主持人,就是余光。當年覺得他的聲音很有磁性,而且很在乎自己的國語講得是否標準;所以他主持節目時,步調都比較慢。也許這就是他當年那麼受女孩子歡迎的原因吧!每次聽他的節目都很舒服。

後來我也想不起來,他是在什麼時候開始主持電視節目的?我似乎也有上過他的節目。他還製作過一個比賽性節目《神射手》,主持人是凡偉。不知道從那裡弄來了一個像外星人片裡面的大槍,然後玩射靶。其實節目蠢斃了!但是既然是叫《神射手》,多少可以扯到西部片;能扯到西部片,就能夠扯到西部歌曲。所以余光就讓我上他的節目唱鄉村西部歌曲,還是由愛克遜合唱團伴奏。他們幾個人都是華僑學生,到台灣念書,結果都搞音樂了!其中團長是印尼僑生譚健常,主唱是寮國僑生楊擇友。我唱的歌比較簡單,所以他們雖然沒聽過,但是聽了一下,也都可以伴奏了!

只可惜這個節目並不受歡迎,好像沒播十幾集就夭折啦!我很好奇,那隻像起重機一樣的大槍,後來是怎麼解決的?當然節目不好看,是停播的主要原因,我與愛克遜合唱團可唱的不差。尤其是他們五個團員更是當年的高手,在國賓飯店夜總會駐唱,一唱就是十年。譚健常後來改行,開始寫歌,與他的才女老婆小軒寫了好幾百首國語歌曲,還幫過好多歌手製作唱片。

那段時間是我與余光最接近的時候。

記得後來我與幾個朋友還一起計畫搞音樂餐廳,邀余光一起;幸好余光最後沒參加,要不然他也跟著我們賠大錢。因為地方租在地下室,還接收了前房客留下來的音響及樂器,簽了約以後,就因為颱風淹大水。本來以為撿到便宜,到現場一看,平面鋼琴已翻過來,浮在水面上啦!

一開張就不吉,開了張當然更慘;術業有專攻,不懂的行業千萬不要去碰。慘澹經營了兩年,終於撐不下去了!最後頂給了對面Idea House的陳立恆,結果他也沒弄多久,也關門大吉了!幸好他不再搞這行,而去搞陶瓷。最後弄出了個「法藍瓷」。

接下來幾年,我為家裡的事業而忙,與余光見面的機會也少了。只知道他搞了本《余光音樂雜誌》,而且還在電視及收音機裡主持節目,經常辦一些國外團體及巨星的音樂會。其實這樣子是對的,因為要是他那時與我們一起搞餐廳的話,沒兩年,積蓄就都賠光啦!後來他信主以後,整個人好像有很大的改變,見到人就傳教。我們隔個幾年還是會偶爾碰到,但是時空不同了,大家能聊到一起的話題也就不多了!

隔了這麼多年,又接到他的電話,知道他一切安好,而且還要開音樂會,真為他高興。

大家約了個見面的時間。我覺得要我參加演唱有點奇怪,因為他們告訴我的合唱團都是五十年前,我的偶像。我跟他們混在一起,不就是魚目混珠嗎?但是到了我們這個年紀,機會掉下來,先答應再說;如果我說不參加,那要再等下一次機會,就不知道要等到何時,說不定是五十年後啦!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