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老婆楊貴媚
文 / 陶傳正‧圖 / 視覺張力 江靜思 提供
 

開拍前,我們大家還聚集一堂讀了一次本,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楊貴媚。小妞不高,與陶媽差不多,帶了一頂毛線帽,挺可愛的。大家初見面,也沒多講什麼話,就開始讀本了!讀著、讀著我看她就有點憋不住了,開始覺得劇本有些台詞有問題,主要是不順口或不合理。兩位導演都算是年輕人,陪著笑臉說:「沒問題!媚姐可以隨意改。」她後來聽幾位年輕的演員唸,覺得語氣不合適或沒消化就回答時,也會直接跟他們講:「要先學會聽,再學會答!」

當天她的意見不少,不過可能是看陶爸年紀不小了,沒說我。她離開後,兩個導演都有點尷尬。我安慰他們倆說:「我告訴你們,她說話,是好事。表示她對這件事有興趣。假如她一句話都沒說,搞不好開拍她就不來啦!」

喔……對了!她雖然沒說我,不過不知道是否第二天導演會接到她的電話:「那個老頭兒不行!把他換掉!」

終於過完年,拍戲班表下來了,我們要從二月十六拍到月底。這也挺合理的,以前拍單元劇,大半都是拍兩個禮拜。我十六、十七、十八要連續在淡水導演家拍三天,而且每天幾乎都是從早上拍到半夜。本想每天拍完回家睡覺,後來理智地跟導演商量,我還是住在淡水吧!省得每天還要多花兩個鐘頭在路上。

所以前三天,我都在拍自己家中戲,用導演自己的房子拍,輕鬆不少;因為不像是借景拍,什麼事都要小心翼翼的。幸好導演的房子也夠大,所以拍起來省了不少事。每天一早劇組的依莎到旅館來接我,然後就是長期抗戰,一天工作十六小時。你要是問我累不累,我要說不累,也沒有人會相信。但是還好是在室內拍,那幾天還特別冷;要是在外面拍的話,百分之百會感冒。我每天回旅館,先吃個安眠藥,再喝一杯感冒熱飲,然後把老婆堅持要我帶的熱墊鋪好,臉也不洗、牙也不刷的就躺平了!至於頭髮?當然不洗!反正第二天一大早還要重梳,不洗也減少化妝師的工作。

三天中,幾乎把我和楊貴媚在家中的戲都拍得差不多了!其中當然包括床戲,夫妻嘛!不過並沒有那麼精彩就是了。兩個人雖然蓋著同一條棉被,但是同床異夢;所以她睡她的覺,我打我的鼾。不過以後可以跟老朋友吹吹牛,我曾跟楊貴媚拍過床戲。但楊貴媚可能會跟她的朋友說,陶爸是她拍過床戲的演員中打破記錄的人!是年齡!

 

 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