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老婆楊貴媚
文 / 陶傳正‧圖 / 視覺張力 江靜思 提供
 

在開拍前,導演已跟我講過,整個戲他們把它分場後,再分成A、B、C三等級。C級的屬於一般等級,所以只要可以接受就行;B級的屬於重要等級,要好好拍;A級當然是最重要場次,那可要花大功夫拍。這道理我懂,但是我也知道因為預算有限,從文化部拿到的錢比公視人生劇展的補助款要少。本來公視人生劇展每部戲補助約兩百萬,拍一部戲都很勉強,沒拿到。文化部的補助得來不易,更要兢兢業業地使用。所以拍戲天數及時間就不能拖,一拖就是錢,大家都很緊張。幸好上帝保佑,這些天的天氣都很配合;雖然淡水挺冷的,但是我們的戲主場景都在導演家拍,點著古味的煤油爐,還挺溫暖的。

倒數第二天,收到更改的班表,覺得有點不妙。因為把原本兩天要拍的戲,改成一天拍;班表上是十二點到十二點,我怎麼算都拍不完。心想陶爸已熬了一個多禮拜了,不差這一點。去吧!

當天一早先去公司逛逛,老不出現,怕同事以為我拍戲拍到掛啦!然後再搭捷運到淡水。下車以後,發現時間看錯了!只好一個人坐在車站旁的小七,買了杯咖啡,還有三塊油豆腐,預備熬一個鐘頭。當天不是假日,而且天還下著小雨,當然還是有點冷。

看著車站偶爾下來撐著傘路過的乘客,匆忙地從我面前經過;對面的觀音山在雲霧中若隱若現。本來是想熬一個鐘頭的,忽然覺得能活著看到這一切,是多麼幸福。想陶爸馬上就要滿七十了,不用為生活而苦,而且可以作自己喜歡的事,心中只有「感恩」二字。

當我正在恍惚之際時,看到依莎開著九人巴來接我了,上車直達導演家開始拍戲。喔,對了!導演租的房子才住了半年,而且他們一開始租時,就預備把這裡當成我戲裡的家,瘋吧?搞戲的人,大半都是這個樣子。我想他們想拍這部戲,應該已有好幾年了!電視電影幾乎是花大功夫,但是沒有什麼可以回收的;只有可能賠錢,不可能賺錢。拍完在公視播出,也沒有什麼回收。為什麼他們還要這個樣子拼呢?搞藝術的跟我們做生意不太一樣;我們是不能作虧本生意的,而搞藝術的則是先要弄出一個好的作品再說。相信梵谷在畫畫的時候,也是一樣的,第一個想到的絕對不是這幅畫可以賣多少錢。

當然他們也不可能是完全無所求,參展可能是最大的目的。因為年輕人哪有那麼多資金拍電影?所以公視的人生劇展幾乎是他們的唯一機會,申請到了,公視給兩百萬,讓他們拍個九十分鐘的戲。拍好了,可以參加金鐘獎比賽,讓大家看到他們的功力。以後還可以出去參加國際影展,有人看到了,自然就離拍電影的機會比較近了。所以說,公視在這方面還真的是給年輕人開了一扇窗。

說到哪兒了?再回來說那個又濕又冷的拍戲日。下午我在家裡拍一些老婆與我離婚以後,我一個人過日子的生活片段。吃還容易,買個便當就解決了,但是一個人吃飯的滋味還真是不好受。勉強吃完,開始打掃房間時,才發現家庭主婦的工作量還真不輕;以前以為老婆在家裡,好像挺輕鬆的,結果掃掃地、擦擦桌子、鋪鋪床,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。還沒有做完家事,到了天快黑的時候,開始要我拍洗衣服的戲。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