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老婆楊貴媚
文 / 陶傳正‧圖 / 視覺張力 江靜思 提供
 

洗衣服的地方在房頂上的棚子下,天下著雨,溫度約十度。因為是做家事,所以我還不能穿太多衣服。怎麼辦?只有上去前先喝杯熱水,再大叫三聲!就淋著雨出去了!幸好我的服裝師Joanne是個可愛又體貼的女孩,只要我拍完一個鏡頭,她就會馬上幫我披上夾克,還會再拿熱水給我喝。當然陶爸劇本找不到的時候,她也會及時遞給我。

我好像還挺需要這樣的一位助理喔!親愛的Joanne,等到哪天我真的紅到一天到晚有戲拍時,我一定請妳當助理!

洗衣服的戲還真不好拍!並不是因為我不會洗衣服,而是天冷啊!導演還要我先用洗衣機洗,發現自己居然不會用洗衣機,再用手洗。洗完了,還要掛起來曬!曬什麼啊?天都黑了!而且還下著雨……想想大概是他想表現一個老婆在身邊時,都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。等到老婆走了,才發現沒有老婆不行的既可憐、又可恨的老頭吧?

總算拍完了室外戲,接著開始拍兩場重要的室內戲。喔……不是床戲(前幾天已拍完啦),一場是兒子帶著他的男朋友回來看我。

我自從開始演戲以後,認識了不少同性戀朋友,而且都和我交情不錯。所以我雖然並不鼓勵同性戀(因為他們錯失了上帝為我們創造了最好的伴侶──女人),但是我也不會反對同性戀,所以這場戲演起來並不困難。只是覺得如果你有親人是同性戀的話,別一味地反對或不認同,先試著了解為什麼會這個樣子,然後可能就不會有晴天霹靂的感覺了!

到了午夜,開始演這一天最重要的一場戲了!導演可能覺得這場戲比較難拍,所以留在最後拍。我半夜在外面喝醉酒,回家跟女兒哭訴為什麼老婆不要我了。

這部戲裡,我哭了五次;導演還跟我分析五種哭,都有不同的原因。其實對演員來說「哭」並不難,只要鼻子一酸,就會淚水盈眶了!可是要哭得必要、哭得合理、哭得能讓觀眾感動,那就不是那麼容易啦!我這輩子也沒牽著陶媽的手哭過,更不用說牽著女兒的手哭。但是演戲就是演戲嘛!哭就哭吧!

我還特別叫導演把窗子都關上,因為喝醉酒以後,聲音就會比較大;等我一放情的哭將起來,我怕三更半夜鄰居聽到了,還以為出人命了!等下警察來了,解釋起來,有點尷尬。

 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