鄧子
文‧圖 / 陶傳正
 

寫了半天了,好像還沒寫到這篇的主題,鄧子要找我去演瘋子。雖然答應以後,心裡有點忐忑;但是既然已答應啦,通告來了,就去吧!

第一天到了拍戲的地方,位於羅斯福路四段的蟾蜍山下。好不容易找到劇組,他們借了里長辦公室當化妝間,服裝造型師都是老班底,我也都認識。問她瘋子要怎麼造型?她居然掩著嘴在偷笑!我就知道不妙啦!

來前鄧子叫我帶一套最舊的衣服來。現在的人哪有最舊的衣服啊?陶媽說:「你睡覺穿的衣服跟瘋子穿的比較像!」這是什麼話啊?誰睡覺還穿著大禮服啊!當然是穿著最鬆垮的衣服啦!好吧,就把那件在美國花了五塊錢買的,穿了好多年的T-Shirt帶去吧!褲子呢?找到一條我旅行時常穿的一條褲子,也是在美國花了七塊錢買的,當時是在店裡先看到價格,有點不相信。摸摸材質還挺薄的,而且是化纖的,洗了以後應該很快就會乾。而且褲子上口袋很多,旅行時,常遇到扒手,這麼多口袋,可夠他忙一陣子的;加上口袋大半用魔鬼沾封口,要打開會有聲音,扒手一動,我就會聽到。平時並不是那麼喜歡魔鬼沾的,還真沒想到它還有這功能!所以一口氣就買了三條。到現在旅行時,還常常帶著它;更沒想到還可以當戲服,演瘋子的服裝。

沒過一會兒,鄧子換場回來了!看了我的衣服以後,有點猶豫,好像覺得還不夠舊,我就主動的把褲子多撕了幾個口子。瘋子嘛!衣物本
來可能就穿得比較破爛,這樣才符合氣質。

鄧子又要看我的外套,當然是不滿意。但是我哪有瘋子穿的外套啊!瘋子不都是裹著一床破棉被走來走去的嘛!還穿什麼外套!我跟他說:「外套我可真沒有瘋子穿的啦!」

只看他二話沒說,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,交給劇務人員,說:「拿去給我做舊!」

沒一會兒功夫就回來啦!衣服還真的看起來與剛才有點不同。原來劇務拿出去在泥巴地裡踩了好幾腳,還嫌不夠,又撈了一些泥塗上。然後當然不能免除地再撕幾個口子,我的戲服就完成啦!

我問鄧子這樣子就像瘋子啦?他說再來弄弄頭吧!只見造型師掏出了一頂假髮,迅雷不及掩耳地套在我腦瓜子上!再把頭髮往下抓了一下,我照照鏡子,已經有點不認識自己啦!還不夠!鄧子又說話啦!你就不能少說一點嗎?化妝師又在我臉上塗了一些黑黑的東西……我就變成一個我也不認識自己的瘋子啦!

拍攝地點在一個廢棄的舊眷村中,以前在報紙上面看到有關這裡的報導,是個舊的空軍眷村,人早都搬走了!空軍本來是要把它拆除的,但因為有藝文界的有力人士,說這是文化資產,所以就沒拆。也沒人想得出來,這裡到底要做什麼用、如何保存、如何使用。所以就荒廢在那兒有好一陣子了,現在已成了一個藏污納垢的地方。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