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賀
文 / 陶傳正.圖 / 賀錫敬提供
 

因為加護病房無法久留,所以我就跟陶媽先行離開。出了病房,見到九十多歲的賀伯母,自己雖然行動不便,仍然撐著拐杖來探望兒子。賀伯母是賀伯伯的續弦。但是與賀伯伯的幾個兒子感情都很好。尤其是長子小賀——賀鳴玉。

在回程的路上,我的思緒飄回當年,想起了我與小賀的許多陳年往事。

其實我跟小賀認識,是因為我們的父親是好朋友,兩家算是世交。當年賀伯伯在山東賣布,家父則在東北作五金生意,兩個人都是小學念完就開始當學徒的。政府撤退到台灣時,他們因為山東人的背景,語言相通,便常聚在一起,成為了好朋友。賀伯伯後來生意做得很好,在衡陽路開了兩三家綢緞莊。昔日的衡陽路北側有十幾二十家的綢緞莊,翔泰、華竹,還有永裕、老介福、鴻翔等等,大部分都是山東人開的。

遇到賀伯伯時,大多在山東人的聚會,不外乎就是那些婚喪喜慶場合,我們會在西門町的山東館子會賓樓見到面。要不然就是在我陪媽媽搭三輪車,到翔泰或華竹去剪料子做衣服的時候;我總是見到賀伯伯站在店裡,店舖的整面牆上排滿了各種花色的綾羅綢緞,連中央的桌子上也擺滿了布匹。媽媽會挑上幾塊布,讓現場的師傅幫她量身訂作旗袍。印象中的賀伯伯總是笑瞇瞇的,雖然覺得他已經上了年紀,但仍是一個和藹可親的老人。賀伯伯後來開了廣豐紡織廠,最有名的產品就是來福牌毛巾;家父則開了麵粉廠、飼料廠。之後兩個人還一起合夥和一些山東人開了信華毛紡廠,所以他們兩人原本只是朋友的關係,又進一步成為了事業上的夥伴,也因為如此,上一代的緣又延續到第二代。

當年我跟小賀的書都念得不錯。我考上建國中學,比我小一歲的他,第二年也考上附中(企管大師司徒達賢是他的同班同學)。原本我們的生命並沒有什麼交集,但因為家父好交朋友,常喜歡在家裡宴客,有時候還把年輕的一代約在一起。其實,父親辦這些聚會主要是因為傳教,他是個虔誠的基督徒,常把朋友約到家裡請牧師來講道、唱聖詩、查經,最後的節目就是大家一起吃頓飯。然而,並不是每個人都有相同的信仰,所以久而久之,有些人會來,有些人就不再出席。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