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賀
文 / 陶傳正.圖 / 賀錫敬提供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他喝酒的時候有一個癖好。可能是因為從小出國,對中國文化特別仰慕;所以他酒沒喝幾口,便會開始吟詩作對。看他又搖頭又晃腦的,嘴裡背著詩詞,還挺有趣的;雖然說什麼沒人記得,但當下大家聽得都挺興奮的。

在我們年輕的時候,幾乎沒什麼人喝威士忌,大家通通喝白蘭地;後來突然間又改喝威士忌,接著就喝紅酒。小賀對紅酒的專精在我朋友中算數一數二,他對威士忌也一樣在行。有一次我在家裡請客要備酒,找到一瓶之前已經開過,大概有九分滿的Royal Salute,另外還有一瓶十二年的Chivas,我想乾脆就把它倒在一起充當一瓶擺在桌上。沒想到小賀打開酒瓶才喝一口,馬上就說這酒是假的,我說這跟真假毫無關係,這只不過是二十一年跟十二年的差別;差這麼少也喝得出來,他這方面挺讓我佩服。朋友中有這種能耐的還有另一個人,就是嚴長壽。

有一次,我去量販店買了一瓶只要六百塊的Paul Masson紅酒請客,倒給大家喝。後來嚴長壽偷偷跑到廚房跟我說:「Michael你這個酒是壞的。」我回他:「便宜就便宜,你幹嘛說這個酒是壞的。」所以說,懂酒的人只要嚐一點就喝得出優劣,我是要等到酒變酸了才喝得出來。

小賀喜歡請客,這輩子跟他在一起吃飯的時候,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他買單。他每次會邀三五好友,再參幾個漂亮美眉,到很高級的西餐廳或日式料理店。一進去就曉得今天麻煩大了,因為飯桌已經擺了一排酒,從飯前酒到香檳,然後是白酒,光白酒就可能有三種,接下來是紅酒、甜酒、再喝白蘭地或Scotch,一頓飯前前後後要喝上十幾種酒;而喝每種酒的時候都得用不同的杯子,你可以想像這讓餐廳有多麻煩。除此之外,他還每個人發紙筆,要我們記下每種酒的分數跟感覺,有時候現場還請來懂酒的大師一起同樂。每次到這種場合我心裡就開始盤算幾點能夠回家,因為這些酒喝下來要好長一段時間。其實我對酒完全無感,就是把所有種類的酒混成一杯我也喝得下去,但小賀非常享受這種品酒的過程與感覺,他就連吃東西都是走精緻路線,每種菜色的份量就那麼一點點,跟陶爸的粗食風格完全不同,我只要有一大塊煎牛排就能心滿意足。

 

 

 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