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賀
文 / 陶傳正.圖 / 賀錫敬提供
 

小賀喜歡搞投資,前些年期貨很熱門的時候,他花了很大功夫成立橫跨香港、台灣、大陸三地的大中華公司,大肆投入這門生意。他期貨做得挺成功的,所以每次聚會時,常聽到他跟大家分享戰績。講到興奮時他會叫大家在什麼價錢時要「BUY」,在什麼時候要下定決心「SOLD」,講到慷慨激昂時他還會站起來講。記得有一次當他講完「SOLD」,一坐下去時,我們發現他竟然不見了!原來是因為他站著講了很久,餐廳的小姐以為那張椅子沒人坐,就把它移開。他從地上站起來,自己摸摸屁股,又繼續講他的期貨。小賀有時候還做紅酒的期貨,他曾經問過我要不要參一咖,但那時因為家裡公司營運不佳,自己完全沒心所以就婉拒了;但沒想到後來加入的幾個人都賺了大錢,我卻什麼都沒有。之後再碰到他,他就老拿這件事糗我。不過每次當他喝到什麼好的紅酒,他還是都會送我一箱分享。

小賀的家座落在北投的威靈頓山莊,房子舊了想要改建;營造商手腳挺快,劈哩啪啦地就把房子拆了,所以他先搬到山下去住。有一晚他跟日本商社的人喝酒,因為酒醉,所以這位日本客人只好問他住哪裡,要送他回家;他說自己住在威靈頓,所以車就開到那兒啦。他下車後一邊拔出家門鑰匙,一邊還回頭邀請日本友人到家裡坐坐,他發現這個日本人臉上露出詭異的表情,似乎有點恐懼,又有幾分不知所措,連忙跟小賀說:「沒關係,沒關係,我要回家了。」等他離開後,小賀回頭一看,才發現院子裡空無一物,才想起來,房子老早就被拆了,只好摸摸鼻子把門又鎖上,自己叫了計程車回台北的家。

事後,大概隔了一個多月,小賀又碰到那位日本人。那傢伙跟他說,自從送完小賀回家後,他生了一場大病。因為那天三更半夜開到了小賀家,他望見裡面一片狼藉,除了石頭瓦礫什麼都沒有,小賀卻還要他進去坐坐,他以為自己到了哪裡,嚇得他一路飛車回家,後來就一直生病。

小賀喜歡搞各種稀奇古怪的Party。有一次他買了兩戶台北最高級的豪宅,邀我們到家裡聚餐。他讓所有賓客在豪宅的大廳等待,到齊後一起坐電梯,一進去就要我們先閉上眼睛不准偷看。等到了樓層,他讓大家手牽手的走出電梯進到家門,他叫我們張開眼,一看大家都快昏倒了。因為空蕩蕩的豪宅是個毛胚屋,完全沒有任何裝修,只見小賀在屋子正中央搭起的一個大帳篷,帳篷週圍的地面鋪滿了黃沙,就跟沙漠沒有兩樣。房子因為毫無裝修,所以簡陋到連廁所都沒有。所以他找來兩個裝在飲水機上的水桶,把它朝下接著通到大樓尿管的水管,然後把桶子掛到牆上,上面再挖個洞,男生就可以朝裡尿尿,女生就沒辦法,得到樓下大廳的廁所。雖然是在台北最豪華的大廈裡面,我們一邊看的是窗外的建國高架,一邊卻在沙漠裡吃著烤肉配紅酒,那一晚真的很夢幻。這就是小賀,他總會搞一些特別的東西,讓我們永生難忘。

 

 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