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賀
文 / 陶傳正.圖 / 賀錫敬提供
 

小賀有個英文名字「Roustom」,據他說這是一個阿拉伯王子的名字,或許這就是他對人生的期望,想過過阿拉伯王子的生活。

小賀喜歡好東西,當然車子也是其中之一項。當年他是我朋友中第一個買賓士的。聽說有次他新買了一部六字頭的SEL。打電話問他是否是真的?他說你自己過來看!我就到他公司去看車。上車以後,感覺還真是豪華。等到下車以後,參觀外觀,才發現尾巴上是200C!問他是怎麼回事?

他無奈地說:「我要是開六字頭的賓士,車尾勢必要加掛兩個痰盂!」我說為什麼呢?他說:好讓鄉親長輩追著我的車,ㄧ邊罵什麼玩意兒,一邊吐痰用啊!」所以他跟車商多要了個200C的mark貼在車尾。別人就看不出來是六字頭的賓士啦!這就是小賀!

當父親輩一起投資的信華毛紡廠發生財務困難時,我們的父親都已經離開人世。雖然我已經不是信華的董事長,但公司的員工找上我,希望我能出面重整。那時候信華群龍無首,如果公司就此倒閉,它就會一文不值,所有廠房土地只有被拍賣一途;但如果有人願意出面,信華就有機會再站起來。只是我們家的股份因為公司增資被稀釋到只剩十幾個百分比,小賀家則佔了將近三十,所以單靠我一個人的力量挽救公司的命運是作不到的。於是我想到了小賀,他是我第一個想到的人。

其實,公司的狀況我沒跟他講多少,只記得他聽得很仔細,聽完後他只說一句話:「就聽大哥的。」就是因為有小賀的支持,我才湊齊了過半的股權,這樣事情就好辦了。我們找來了原本在公司擔任總經理、已經離職的簡茂男回來當董事長,他在幾年內就把公司穩定下來,妥善處理掉土地,讓所有股東又再分到錢。這相當不容易,而這件事之所以能成就,小賀功不可沒,對他我衷心感激。他向來我講什麼都聽,親兄弟都不見得能作到,但小賀就可以。

十幾年前小賀突然得了喉癌,朋友們都很難過,因為聲帶切掉後是不能講話的。但他的毅力驚人,練習用肚子發聲,光憑這功夫他勉強還可以說話。只是他一開口很多人都聽不太懂,包含我在內。他講的三五句,大概只有一兩句能被理解;他一急起來就會掏出放在口袋的名牌memo紙pad,再掏出名牌筆,急忙在紙上寫下他要表達的意思。小賀雖然因為喉癌喉嚨被戳了一個洞,但身上還是穿著最好的西裝、襯衫跟領帶。這是我欣賞他的地方,在面對喉癌這麼大的病痛時,他依然勇於克服生命的挑戰。

小賀有運動的習慣,所以他每天早晚都在威靈頓山莊跑步,不然就在家裡跑跑步機;他說一跑就可以到兩個鐘頭,看完兩部連續劇,然後再大叫一聲跳到家裡的室內游泳池。怪不得常聽到他的鄰居跟我說小賀早晚在家沒事做,就在家裡大叫,其實這就是他跳到游泳池時發出的聲音。

 

 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