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中的陶淵明《Part 1》
文.圖 / 陶傳正
 

「請問您需要什麼?
「我要一杯中杯豆漿熱拿鐵。」
「沒問題,請問貴姓?」
「陶淵明的陶。」

這就是我與星巴克店員的例行性對話。但即便如此,這位三不五時就會被我抬出來的東晉詩人,自從離開學校後,似乎就已跟著闔上的課本,一起從我的生命中謝幕。「陶淵明」這三個字,除了過去是影響成績的考題,現在是解釋姓氏的必用詞之外,從沒想過還會有什麼其他意義。直到有一天,我意外發現唐朝一代忠臣顏真卿的祖先,竟然是孔子最得意的門生-顏回。

「爸爸,您知道顏回是顏真卿的祖先嗎?」
「那妳知道自己的祖先是誰嗎?」
「……」
「難道……難道……是陶淵明﹖」
對著電視機的爸爸,一陣沉默。沒說是,也沒說不是。

雖然,基於我們都姓「陶」,單就這點就增加許多可能性,但是對於自己真的會跟這位歷史中的人物有任何關聯,還是滿腹懷疑。基於好奇,我開始到網路的世界,踏上這趟尋根之旅。

首先,我到維基百科查了陶淵明的資料,竟然看到這首他感嘆個人年歲已老,但孩子仍不成材的《責子詩》。它是這麼寫的:

「白髮被兩鬢,肌膚不復實。雖有五男兒,總不好紙筆。阿舒已二八,懶惰故無匹。阿宣行志學,而不愛文術。雍端年十三,不識六與七。通子垂九齡,但覓梨與栗。天運苟如此,且進杯中物。」

天哪〜陶淵明五個留下名字的兒子,不但沒讓做父親的感到欣慰,反倒成了他借酒消愁的原因。原來他也像全天下望子成龍的父母,經歷了老爸有才華,但孩子未能繼承衣缽的無奈。至於女兒,網路上只有輕描淡寫的「另有女兒數名」這幾個字;至於到底有幾位,她們過著什麼樣的人生,甚至叫什麼名字都不得而知。
但從這個微乎其微的線索,我至少可以知道,陶淵明的家中人丁興旺,但就另一方面來說,也意謂著家計的沉重。

在他《歸去來兮》一文的自序中,便提到生活的窘迫。他單以務農養家餬口,已餵不飽一屋子嗷嗷待哺的幼子,所以不得不考量其他生計,而此時親友的勸告,讓他的心中興起了再次出來作官的念頭:

「餘家貧,耕植不足以自給。幼稚盈室,瓶無儲粟,生生所資,未見其術。親故多勸餘為長吏,脫然有懷,求之靡途。」

在古代,有抱負的讀書人出仕是為了報效國家,眼界不高的讀書人則是想要求取功名。但陶淵明既不是其一,也不是其二。他為的只是一個再單純不過,卻天經地義的理由:他想要讓一家子人能夠活下去。想想許多人面臨生活中的難堪,會礙於面子羞於啟口,但陶淵明卻沒有這樣的包袱,他毫不避諱地將自己的狀況付諸於筆墨,以平實的語言敘述真實心境,在沒有矯飾的文字中,可以感受到他的坦白與自然。

而就是這樣率真的個性,使他放下了生平由叔父穿針引線取得的最後一個官職。即便有經濟的壓力,他還是無法勉強自己適應官場的迂腐,與人逢場作戲。陶淵明一生從官十三年,雖沒留下什麼足以言說的大作為,但在他正式告別仕途前,倒撂了一句流傳千古的名言。

「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,拳拳事鄉里小人邪。」——《晉書•陶潛傳》

當時,陶淵明因為驕橫的長官前來視察,被人提醒要穿戴整齊地迎接,否則前途乖違。彭澤縣令這芝麻官的俸祿,不過就能買五斗米,要他違背真心來換那區區幾口飯,他索性交出自己的官印拍拍屁股走人。我可以想像當時他的內心,一定有種「老子不幹了」的痛快與解脫感。而自此「不為五斗米而折腰」,而這句話便成為千年以來「清高」與「風骨」的代名詞,也是陶淵明自己本人的最佳寫照。

(待續……)


 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