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中的陶淵明《Part 2》
文‧圖 / 陶世惠
 

 大部分人對陶淵明的印象,都停留在他以霸氣的姿態,告別政治舞台的那一刻。一句「不為五斗米折腰」,使他在中國歷史留下燦爛輝煌的身影,也就此註定了他較鮮為人知的下半生。

歸隱後的陶淵明,住在無以遮風蔽日的陋室,身上穿的粗布短衣縫滿了補丁,家裡的飯瓢與水勺經常空空如也。

「環堵蕭然,不蔽風日;短褐穿結,簞瓢屢空。」

在《五柳先生傳》中,他簡短地交代了與妻兒每日必須面對的窘迫,瘠貧的程度可讓絕大多數人滿面愁容。然而,陶淵明以接下來的三個字「晏如也(表安然自在)」,止息了一般人一廂情願的設想。在山林過活的外在物質條件雖然匱乏,但不表示他的內在世界也會跟著一起沉淪。過去,不圓滿的現實環境使陶淵明壯志難伸,但現在,他至少能任意以筆墨抒發心志。

「種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晨興理荒穢,帶月荷鋤歸。道狹草木長,夕露沾我衣。衣沾不足惜,但使願無違。」

陶淵明以令人耳目一新的樸實語調,記錄了日常的點點滴滴。我相信在他據實陳述棄官務農的親身體驗時,一定很難想像自己平淡的生命風貌,竟然留給人們無限的遐想。因為,他所描繪的世界是如此罕見的單純。在以天地為界、以山林為友的大自然裡,一把握在手中的忠誠鋤頭,即是賴以為生的吃飯工具。

生存絲毫不需靠委曲真性,防備他人的別有用心。對於被迫周旋於複雜人我關係的歷代有志之士,這是在真實世界中,難以求得的喘息。所以,他們喜歡陶淵明的詩詞,尤其在官場失意時,屢屢追隨他文字的足跡,暫時退隱到一個能讓心靈休憩的淨地。

而在《桃花源記》裡,陶淵明虛擬的世界更是充滿了吸引力。文中,東晉太元年間,一位武陵郡的漁夫緣溪捕魚,沿著兩岸豐美的桃花林,竟然尋得一處與世隔絕的人間仙境。它隱蔽的位置阻斷了外在世界的紛擾,使當地的男女老少皆安詳自在。他們紛紛邀請這位陌生人到家中作客,不分親疏地以酒食熱情款待。離開時,漁夫為了重返舊地,而註記了自己的形跡。然而,自此之後,他再也找不到通往桃花源的路徑。

交出上集《陶冶》的陶淵明〈Part1〉,就收到老爸簡短的回信:「我公司辦公室後面書架上,最左邊有陶氏家譜,妳可以看看。」

取下這本被放在書架邊疆地區的家譜,發現它的封面印了燙金的大標題《陶氏世派宗譜》,右邊的一排小紅字,寫著「山東蓬萊蔚陽山」。家譜中有兩頁被貼上了標籤,打開其中一面,看到爺爺奶奶的名字,翻到四十頁後的另一個標籤,爸爸媽媽的名字也出現了。而家譜序中的一句話,開門見山的終結了我最初的疑惑——「蔚陽山陶氏家族是偉大詩人陶淵明的後裔」。

所以,老爸受邀演出「表演工作坊」以《桃花源記》為藍本的戲劇,或許不是個單純的偶然;而他近年想要種出一片桃花林的渴望,也有其脈絡可尋的根據。難道這都是陶淵明的血脈在作祟?這些跨越時空的巧合,真是耐人尋味。

 

 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