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慘的一次旅行
文‧圖 / 陶傳正
 

進去以後,先跟老婆大人報告,讓她放心,也得知比我們早一班飛機的妹妹她們搭乘的港龍班機已安抵香港啦!這下子女兒到了香港旅館就可以找她了!為什麼又是我們的班機不能著陸!為什麼?難道是因為港龍是香港的航空公司,他們對機場的狀況比較熟悉嗎?不想那麼多啦!看大家又開始移動了,顯然是要把我們搬到哪裡去過夜了!只有跟著走吧!

上了巴士,問師傅去哪裡?是不是又像上次一樣,把我們拉到荒郊野外。他說不是,是在市區裡。我心中還挺高興的,這樣還可以看看廣州是個什麼樣子。沒一會兒,我們就抵達了一處賓館,看看大門,還真的像個古蹟。牆上的招牌寫著「華泰賓館」四個字,下面好像還有一排小字「建立於一九四幾年」的樣子。管它建立於幾年,只要有地方住就行。在櫃台一陣慌亂中,搶到了一把鑰匙,就急忙牽著老婆、兒子進入昏暗的房間了!首先的感覺就是這間房間已經很久沒人住過了!因為有一股霉味。首先發難的是兒子,他說他好怕!我說怕什麼?他說,就是不知道怕什麼,所以他害怕。我還以為他有通天眼呢!到廁所看到馬桶還貼著已消過毒的紙條。掀開蓋子一看,差點昏倒,裡面居然是紅色的血水。我想都沒想的馬上把馬桶沖了水!心裡想一定是哪個混蛋的清潔員月事來了,就在我的廁所裡尿尿。妳尿也沒關係啦!起碼也沖一下水是吧?不但不沖水,而且還貼上「已消毒」的紙條,還真沒看過這種消毒法!難道這就是以毒攻毒嗎?回到房間,看兒子還是很緊張的樣子,只好把三張小床併在一起,兒子睡中間,我們夫婦睡兩旁,而且還一起牽著他的手。

喔!對了!床上的枕頭有一股汗味,簡直就沒法子往上面躺,廁所的毛巾也是一股霉味。我們的行李都在飛機上,也拿不到其他的東西,只好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,墊在枕頭上面勉強躺下去。反正也躺不了多久,就又要出去等巴士啦!當然本想看看的廣州街景也沒有興緻啦!

天不亮,陳大哥就來叫門啦!他是個緊張大師,但是這次桂林之旅不緊張也不可能。一夥人早飯沒吃,就到門口去等巴士,就怕萬一又有個什麼狀況發生,我就要崩潰啦!上了巴士,一路開到白雲機場,還好這次車子沒有狀況。不過下了車,又是一陣混亂,也沒有人告訴我們要去哪裡登機、怎麼登機。幸好有了上次的經驗,凡事往前頭擠!不要顧面子,裡子最重要。如此這般地我們又擠進去啦!沒人告訴我們飛機幾點會飛,大家只好坐地上等。(因為椅子早就都被佔光了!)到了下午一點多,還沒動靜,有人就忍受不了,開始鼓譟起來!飛機不飛,也不給飯吃,是想餓死我們嗎?櫃台好像覺得我們都是暴民,也沒有什麼表情。直到兩點多,才看到推來了一車便當。我和陳大哥人高馬大,一人搶到了兩個便當,先把老婆孩子餵飽了再說。打開便當一看,還真是健康!幾片水煮大黃瓜片,旁邊有一堆炒蛋,下面墊的是白飯。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