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兵役生涯
 

大學最後一年,因為我與陶媽已在一起三年了,父親擔心我服兵役不知道會被派到哪裡去,就跟我說,不如先結婚,陶媽就可以住到我們家了!不管我到哪裡去當兵,老婆已娶進門,大可放心地去當兵。

誰知我運氣還真不錯!民國五十九年,在我婚後兩個月正式開始服為期一年的兵役。當年我服的兵役可以說是大家所羨慕的少爺兵,我是空軍儀隊第一排的排長,服役的地點就在松山玉成里,基隆河的一個河道轉彎處。因河道截彎取直的原因,現在這個地方大概已不見了,當年我們就是一個一百多人的獨立儀隊連駐軍此地。

為什麼會有這麼好的服役機會?說來話長,當年抽兵是抽到步兵,心想也不知道將來會被派到哪個小島服役,兩岸關係那時還挺緊張的。大三結束的暑假就到鳳山的陸軍步校受訓,訓練的日子雖然挺辛苦,但是心想有這麼多人一起磨練,也不是個壞事。加上我自己個性又不是個喜歡調皮搗蛋型的,雖然是個胖子,好多訓練做起來都比別人慢,偶爾內務不合格還會被罰伏地挺身或交互蹲跳等等,都因一臉痛苦相,最後班長心不忍,「好了,那個胖子起來吧!」

有一次爬竿老爬不上去,班長在大家就寢以後,特別帶我到操場上個別訓練。最後還是在班長硬推我屁股的狀況下,勉強爬上竿了。下來以後,班長看著我一邊搖頭,一邊苦笑。其實我心裡還挺高興的,因為那一次大概是我這輩子第一次,也可能是最後一次爬上竿了!

步校兩個月的訓練,對我來說有點像夏令營,每天的課程排得滿滿的,每晚一躺平,還挺高興又過了一天。最後一個禮拜,沒想到還來了個特別的遊戲,要在一千多個步兵中抽出二十幾個空軍步兵,居然我就抽到了。當時沒想那麼多,心想大概就是被派去守飛機場吧!總不會把我們派去開飛機或修飛機吧?我的個子戰鬥機駕駛座應該也坐不進去。修飛機?我看我修好了,也沒人敢開。

回校唸四年級時,開始研究空軍步兵到底要幹什麼?有個同學是空軍軍眷,我托他回家問他父親有什麼門路可以想。最後研究出來一個地方可能最好過日子,那就是將來服役以後,想辦法調到空軍總部去當個閒差,每天幫長官倒倒茶,或提個公事包什麼的,日子就好過多了。而且空軍總部就在我家後面,要回家還挺方便的。空總後門靠濟南路底,附近就是當年有名的豆瓣魚街,中午有不少官兵就在那兒聚餐,一個個喝得滿臉通紅,顯然在空總當兵日子挺好過的。當時一心就等服役時,想辦法調到空總,幹個輕鬆愉快的勤務兵,中午大家可以到蜀魚館吃魚兼喝兩杯,晚上還可以回家睡覺。

 

陶爸網站:http://www.tao.idv.tw奇哥網站 Chickabiddy Co., Ltd.
陶爸旅遊專欄:商業週刊《董事長嬉遊記》
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© Copyright 2008. thetaooft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